< 返回

“畏无所畏”展览于2021年5月19日重新向公众开放

2022年7月07日

Franziska Hünig, INSTALL_21_02, acrylic on advertising banners, construction fence, scaffolding, 2021. Courtesy of the artist. Angst, keine Angst, Installation view at Times Art Center, 2021. Foto: Jens Ziehe, Berlin.

时代艺术中心(柏林)于2021年5月19日重新向公众开放,当前进行的展览是“畏无所畏”的第二篇章“恐慌——惊惧时刻”。

开放时间是周二至周六,下午12点至7点。

为了保证安全及健康的参观环境,请您提前预约,并遵照我们当前的参观须知: www.timesartcenter.org/zh-hans/参观/

< 返回

纪念黄小鹏

2022年7月07日

获悉艺术家黄小鹏于2020年10月7日在柏林去世的消息,我们深感悲伤并致以最深切的哀悼。

黄小鹏(1960年生于山西)是当代著名的艺术家和艺术教育家。黄先生于1992年在伦敦大学斯莱德美术学院获得文学硕士学位,他也是华南师范大学教授和香港浸会大学院士。他在广州创办了黄边站(当代艺术研究中心),并在2003年至2012年间担任广州美术学院第五工作室主任。其录像和公共装置作品主要探讨现代化语境下文化复制–转换过程中出现的“误译”问题,研究我们何以在“错位”的处境下诠释他者,以及这种想象与全球化的困境有何关系。作品亦尝试把语言和日常图像之间的关系推到极端,探索意义的边界,并质疑日常经验的“正确性”。

黄小鹏

在意外离世之前,黄小鹏与时代艺术中心(柏林)密切合作,共同策划了一个名为“畏无所畏”的展览项目,将在2021年1月至5月进行。这个项目由黄小鹏发起, Dorothee Albrecht、Antje Majewski以及Stefan Rummel共同策划,旨在以一种新的视角来呈现我们当下这个时代的恐惧。 项目计划分三章展开,并将来自柏林和广州的具有不同国际背景的艺术家聚集在一起。

黄小鹏的逝世对他的家人、朋友、学生、同事,乃至整个艺术界而言,都是巨大而悲痛的损失。过去几十年来,他们都深受黄小鹏的影响。


黄小鹏的终身好友,意大利国立二十一世纪艺术博物馆艺术总监侯瀚如先生撰写了以下悼词。

小鵬,敲叩天門

侯瀚如

小鵬昨晚意外地,就像他一件作品的題目所說的,“敲叩天門”,不辭而別。此時我們的心情,用震驚和悲痛來形容,已經不足夠了。無語!

小鵬一世人闖蕩世界,四海為家,歷經滄桑。他從汕頭到廣州,從香港到倫敦,最後幾乎落戶柏林。他成家立業後又重頭再來。無論身在何處,他總是在某種過渡狀態中討生活。他時刻都要面對種種不同語言和語言背後的種種文化差異,在語言的互相翻譯中努力地尋求安身之處。正是這種永遠的索求給予了他回答生命中最重要的問題提供了既令人興奮又飄忽不定的靈感。而這個問題就是藝術。用他鍾愛的說法:藝術是個問題。他斷定,解決問題的最理想的辦法就是把種種語言翻來覆去地傳譯轉換,直到原意盡失,而露出“新意盎然”的可能性。搖滾樂MTV錄像帶和Google Translate 的“創造能力”在這當中給了他最好的素材和工具。最終,玩弄這種“後杜尚“的把戲,可以 “解構這些文本,並對時間和空間重新編碼,使之互相重新定義並不斷積澱延伸。當這些不同語境下獨立而互不相關的元素互相交叉和碰撞時,最後膨脹成一個整體的碎片,最終陷入語言的間隙並迷失在無窮無盡的意義傳遞之中。當所有翻譯都變成政治宣言,中西方情歌在新的語境中完全失去其原來的含義,就像我們這個荒謬時代的詩歌。”[1] 小鵬的所有作品,都是在為這個可以把“遠東Far East”變成“法·伊斯特”,把“遠西 Far West”變成“法·威斯特”的所謂後殖民、全球化和人工智能的“荒謬時代”製造更多的“荒謬”,以便讓造成這種萬劫不覆的“當代烏托邦”的我們落入更深的淵潭。在此深淵,畏懼害怕已經失去意義,唯有“兄弟爬山,各自努力”[2]。所以他在給正在策劃中的柏林展覽計劃尋找題目時,想到了“畏無所畏”[3]。相信昨晚他無意之中敲叩了天堂之門時,真是畏無所畏的。

2020年10月7日下午4時,羅馬

[1] 黃小鵬,敲叩天門(弗·羅姆·法·伊斯特·圖· 法·威斯特),“影像三角誌, 珠江三角洲的錄像藝術 (The D-Tale, Video Art from the Pearl River Delta)”,主編:侯瀚如,希蓓,時代藝術中心 Times Art Center, Berlin,柏林,Sternberg Press, 2018  P. 245 (英文 p.244)

[2] 小鵬有口皆碑的創新性教學,不僅鼓勵後進勇於實踐,更讓他們自由面對這個荒謬的世界,用想像和創意去掙扎著生活。

[3] 小鵬與我最後(10月2日)的WeChat對話。他說:“這次項目的中文名字‘問你驚未’似乎表達不出Fear, No Fear的含義,‘畏無所畏’是不是更好?”


Huang Xiaopeng, K.O.H.D. (from far east to far west)  
2014 -2016 , video, 120’, video still, courtesy of the artist.
This work was shown at Times Art Center Berlin’s inaugural exhibition, The D-Tale: Video Art from the Pearl River Delta, curated by Hou Hanru and Xi Bei.

< 返回

裁缝LÊ设计的口罩

2022年7月07日

柏林时代艺术中心 x 关于一个工人

时代艺术中心(柏林)荣幸地介绍最新的合作成果:由裁缝 Lê设计制作的口罩。 这些由裁缝Lê和他柏林的同事们制作的独创性口罩,是这位越南裔的德国裁缝与中法艺术家Kim Hou共同努力的成果。 为了完成她的艺术作品《关于一位工人》,Hou在冠状病毒大流行期间与柏林时代艺术中心还有裁缝Lê进行了远程合作,纯手工制作了数百个口罩。裁缝Lê的口罩强调了越南裔德国移民社区对于柏林社会结构的重要性——他们其中很大一部分是个体经营者和企业主。

裁缝Lê

“我不担心未来。 人们总是需要缝纫的。”

裁缝Lê出生于越南。在德意志民主共和国(GDR)的最后一年,1988年,他来到了柏林。最初他在越南接受了工程师培训,拥有自己的餐厅,并且在食品部门和市场批发部工作了很多年。六年前,他在柏林的但泽大街(Danziger Strasse)开了一家很成功的裁缝店。 因为母亲是一位裁缝师,他从小就学习了剪裁的手艺。


关于一个工人

“ COVID-19持续不断地暴露着我们全球化系统的弱点。在我们的物质需求存在争议的这样一个时期,我们全球的人口应该利用这个机会来面对和珍视那些愿意继续为自己的领地及周围环境工的人们。”——Kim Hou


《关于一个工人》(ABOUT A WORKER) 是Kim Hou(创意总监)和保罗·鲍伦格(Paul Boulenger)于2017年成立的一家设计工作室,旨在培养制造工人成为设计师的能力。工人们接受了创意表达的引导之后,将把设计作为一种通用的语言。他们的设计产品的灵感来自于他们对工业前景的展望和他们自己的故事。“关于一个工人”的诞生将工人、设计师和消费者联系在一起,致力于转化他们的内在环境。Kim Hou2017年毕业于荷兰埃因霍温设计学院(Design Academy of Eindhoven),《关于一个工人》是她的毕业设计作品:这是一个重新思考未来的设计工业的平台。Paul Boulenger于2017年加入了“关于一个工人”,他与Kim的艺术愿景相辅相成。保罗通过探索当前的工作条件专注于服装的生产方法。


Kim Hou介绍项目

< 返回

我们入驻新空间

2022年7月07日

经过一系列展览和公共项目的第一年实验后,时代艺术中心(柏林)终于长期落座在柏林米特区的布鲁嫩大街9号。柏林时代艺术中心是首家由亚洲艺术机构在海外设立的平行机构。

作为一家独立自主经营的机构,柏林时代艺术中心将通过展览、研究、制作、放映、公共教育项目、艺术家驻留、出版等多种形式,探索亚洲当代艺术机构在欧洲以及全球发展的新路径。 此外,时代艺术中心计划通过生动的研究与当地艺术家、策展人、学者和机构开展定期合作,为来自中国、亚洲和国际艺术家提供学术对话和艺术生产的平台。


< 返回

漂浮的群像:亚洲内外的跨界交换

2022年7月07日

第八届“泛策展”研讨会

策展人:蔡影茜、于渺

发言人:Övül Ö. Durmuşoğlu, Yongwoo Lee, Pan Lu, Seng Yu Jin, Shen Xin, Ming Tiampo, Abhijan Toto, Chương-Đài Võ, Emily Wilcox, and Ling Zhang

在殖民贸易之前,亚洲各个地区之间思想、图像和身体的交流就已经存在。太平洋战争之前和期间跨区域的物资和劳动力的流动又促进了这一过程。在20世纪民族主义和现代主义运动的顶峰时期,亚洲艺术家踏上了欧洲、日本还有美国的土地,开始了他们的学习之旅,并身体力行地展示了科贝纳·默瑟(Kobena Mercer)所提出的的“融合生命力”,由此造就了思想和艺术形式的多方位传播。第二次世界大战结束后,一个由外交人员、思想家和艺术家构成的亚洲内部网络伴随着年轻现代化国家对文化活动项目的资助浪潮迅速崛起,构成了在不同国界间转移的流动群体。亚洲内外的这种历史和多样的文化碰撞却遭到了冷战的意识形态严重地掩盖。它让文化相互交织的过程变得简单化,并且成为对立阵营。有鉴于此,学者、研究人员和艺术家们开始研究和探索在舞蹈、电影、流行文化、教学法、展览历史、艺术运动和个案中所表现出的一些相关概念。这些例子包括现实主义的教学论和政治的抽象化,新兴的个人主义和集体授权,为人民服务的艺术和为艺术而艺术等等。它们通常是被后殖民现代性的对立力量所驱动的,其中包括跨国团结和帝国主义等级制度,左派假想和经济发展的推动力,亚洲人的身份认同和普世主义者的争论,民主运动和独裁政权的兴起。

在为期两天的研讨会中,十位发言人受邀在四个不同的研讨板块中提出了他们的质疑:“亚洲内部网络:联结性和流通性”; “谁的亚洲? 谁的艺术?:后战争时代的新集体主义和国际主义”; “在歌手天后与政治萨满之间:作为批判性代理人的女性气质”和“在途中的故事讲述者:新的实践”。 研讨会试图以一种历史性、审视性的视角阐明跨境交流的渗透过程,并使我们对超越东西二元对立的后冷战时期现实世界的理解更加深入完善。


“泛策展”系列

“泛策展”系列由广东时代美术馆和该馆的首席策展人蔡影茜发起,它是一个旨在将艺术的批判性和调节性功能置于更广泛的社会、经济和文化语境下的形式松散的平台。 “泛策展”意味着将策展实践的多样性视作视觉生产和知识交流的跨学科形式,它是对重新呈现的政治和策划展览范式的一种挑战。通过开展这样的会议,创造对话机会,临时的机构成为了社区中心、实验室和学术机构的动态联盟。“泛策展”系列的过往活动包括:《下面无地面:在变化的交汇处进行策展》(2012),《主动退学:弱的制度主义和艺术实践的制度化》(2013),《耕作还是革新? 在公寓和农田之间的生活》(2014),《在知与不知之间:研究艺术和贯穿研究艺术 》(2015),《互惠的相遇:收藏的律法及其重现的方式》(2016),《以“档案”的名义: 当代艺术实践作为重新想象的历史》(2017)和《南方的南方:地理修辞学和脱钩意象》(2018)。


< 返回

庆祝1周年庆典

2022年7月07日

时代艺术中心和朋友们还有书籍一起庆祝它的首个周年纪念日——快来加入我们!

恰好在一年前,我们在波茨坦大街首度向公众开放。开幕展览为 《影像三角志:珠江三角洲的艺术录像》,策展人为侯瀚如和希蓓。今年夏天,我们搬到了位于柏林米特区Brunnen大街9号的驻地,并且开放了由蔡影茜和翁笑雨策划的群展“非黑/非红/非黄/非女”。

在我们成立一周年之际,我们想借此机会展示今年由施特根博格出版社出版的、我们艺术中心第一本展览目录《影像三角志:珠江三角洲的艺术录像》。通过来自评论家和策展人的四篇评论文章,还有展出的文字和影像汇总——来自近60位艺术家的80多件艺术作品,这本展览目录旨在展现在全球艺术界很少被呈现的中国艺术世界的重要组成部分,即来自珠江三角洲的当代艺术作品。

为了庆祝我们的周年纪念,我们会给12位客人每人赠送一本《影像三角志》。

< 返回

最新发布:南方以南

2022年7月07日

时代博物馆最近发布了它的第一期在线期刊《南方以南》。 它触发了对珠江三角洲加速发展状态——现称为粤港澳大湾区——的多方位的思考。珠江三角洲是衡量亚洲现代化进程的模板,也是和中国全球化的试验点。那里劳动力、 资本、身体、仪式、物体、图像和思想的流动揭示了南方地理和愿景之中无形的潜流。


 

< 返回

2020年5月30日重新开放

2022年7月07日

《周滔:冬北夏南》,装置效果图,©柏林时代艺术中心

柏林时代艺术中心很高兴于2020年5月30日重新开放,且调整了夏季开放时间:周二至周六,中午12点至晚7点。 我们也将周滔的个展《冬北夏南》延长至2020年8月1日。为确保安全健康的环境,我们请您提前在网上预约看展时间。